当前位置:资讯网 > 行业资讯 > 聚焦

煤炭产能过剩 急需破产出清制度保障

日期:2015-12-26    编辑:聚焦编辑小组    来源:中国行业资讯网
一吨煤卖不过一方沙子 过剩产能出清亟须破产制度保障

  “总经理、副总经理都出去卖煤了。”12月24日,山西省一家煤炭企业的内部人士这样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很多煤炭企业正在困境中寻求出路。这只是8年3.1万亿巨额投资和50多亿吨超级产能下,中国煤炭行业从“黄金时代”到“铁锈时代”的一个缩影。

  记者采访山西、内蒙古、陕西、四川等多家煤企得知,对煤炭产业及其500多万煤矿职工来说,更严酷的冬天还在后头。

煤炭产业产能过剩 亟须破产出清制度保障

  “产能过剩折射出当下中国企业存在的深层次、结构性矛盾。”资深煤炭分析师李朝林向记者指出,但最大的问题是,这些企业下一步如何停下来、退出来。

  最冷的冬天

  受国内外形势影响,山西的煤价自2013年开始遭遇重创,而从2014年7月起,山西煤业连续12个月亏损。这股寒流一直持续至今,今年前三季度,全省煤企盈亏相抵净亏损70.37亿元,欠发职工工资35亿元,欠缴社会保险109亿元。“山西有119个县,目前有103个县发不了工资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山西官员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山西的经济糟糕得可想而知。

  从2002年开始,煤炭行业进入“黄金时代”,煤价从当初不足200元/吨一路飙至2008年7月的1070元/吨,之后因金融危机回落,2009年8月再度进入上升通道,作为市场风向标的环渤海动力煤价在2011年最高达到853元/吨。

  “那时成交价超千元的不是新鲜事儿,甚至得找关系、批条子。”山西晋煤集团下属企业的一个销售主管对记者说,目前的煤炭价格已经不如土豆价,多地的坑口吨煤价格卖不过一方沙子的价格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今年这个严冬,其他地方煤企的日子同样过得异常艰难。“正是冬季用煤旺季,内蒙古、山西、陕西、宁夏等地的多个煤矿,颇为冷清,最多只有两三辆运煤车在装煤。”24日下午,5年前接受过记者采访的运煤货车司机胡军回忆说,光景好的时候,至少要排几小时队,赶上高峰期等上两三天也是常事,但而今10分钟就能装好一车煤炭。

  断崖式下跌的煤价,也正吞噬着企业利润。仅今年前三季度,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64.4%,行业亏损面达80%以上,而四季度或更糟。今年前10个月,煤炭库存已连续46个月超过3亿吨,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去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,黑、吉、辽、冀、鲁、皖六个省出现全行业亏损。

  根本停不下来

  “产能扩张太快了。”许多煤企负责人抱怨说。2006年以来,全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累计投资3.6万亿元,新增产能30亿吨,而到今年全国煤炭产能逾40亿吨,在建项目规模超过10亿吨。正如一位煤炭分析师估计,“煤炭建成和在建产能超过50亿吨,至少有3亿至4亿吨过剩。”

  “产能严重过剩是煤炭产业当前最主要的问题。”24日,山西省经济转型与企业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朱启远对本报记者说。

  “在山西,有的煤企新上的项目科技含量低、安置人员多,结果成了低效、闲置资产。”山西一位处级官员告诉记者,过剩是最大症结。该官员说,山西是典型的资源型省份,煤焦冶电四大产业占工业增加值的85%以上,几乎所有的产业都产能过剩。

  “为稳增长,很多地方上了很多不该上的项目。”据朱启远最近在全国多个省市考察发现,国内许多煤炭企业宁可让价格,也决不让市场,也决不让企业停下来,如此使得供给进一步过剩,价格进一步下跌,最终陷入恶性循环。

  但山西某煤矿企业负责人青永龙却告诉记者,不愿让市场、不愿停产的原因较为复杂,比如不正常生产就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,原有的市场也许被别的企业抢走,因此很难减产、停产。“一旦减产或停产,企业运行、人员开支、社会稳定等问题便接踵而来。”

  山西就是“停不下来”的绝好例证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山西省属五大煤企的银行贷款均达到千亿以上。截至6月底,这五大煤炭省属企业资产负债率78.5%,利息支出174.5亿元,同比增长19.3亿元。“阳煤今明两年处于还贷高峰期,2015年还款280亿元,2016年更是高达460亿元。”山西阳煤的一位管理者说,一旦停下来的后果可想而知。

  企业的负担何止这些。据记者了解,几十年来形成的煤矿人员退休金统筹费用全由煤炭企业承担,那是一笔巨大的开支。

  “产能过剩折射出当下中国企业存在的深层次、结构性矛盾。”李朝林认为,接下来最大的问题是这些企业如何停下来、退出来。

  无路可退

  “煤炭企业到了需要啃下硬骨头的时候了。”李朝林认为,当前煤炭产业已到危急时刻,如果不采取标本兼治的果断措施,产业困境的风险还将大大增加。“煤炭产业要实现持续健康运行,根本出路还是要靠改革、靠发展,去产能,加快转型升级。”李朝林说。

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开出了治病的处方:对旧动能要下决心淘汰一批,更多地改造、升级一批;要有勇气对“僵尸企业”、“绝对过剩产能”的企业狠下刀子。

  “这算是找对了病根子。”李朝林说,这意味着煤矿退出机制等一系列政策的即将出台,无疑会使得整个行业迎来新一轮兼并重组潮。

  “应鼓励企业通过控股或参股,真正实现煤电一体化。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在2016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也表态说,目前我国30万吨/年以下的小煤矿还有7000多处,产能为5.7亿吨/年,需要加快兼并重组。

  在记者的采访中,山西、四川的一些民营煤老板表现出自己的煤矿被整合的诉求,但很多煤矿涉及民间融资和高额的债权债务而脱不了身,因此退出机制如何制定至关重要。

  12月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,提出和落实财税支持、不良资产处置、失业人员再就业及专项奖补等政策。

  “这样通过国家层面的帮助,地方把给僵尸企业、僵尸产能的巨额补贴用能鼓励企业破产、产能退出,实现有序平稳退出。”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告诉记者,企业无法顺利实现破产和出清,一直是饱受诟病的问题。徐向春认为,这是中国产能过剩的症结所在,因此迫切需要制定出明确的出清制度。

相关阅读
 煤炭产业产能过剩
栏目热点
猜你喜欢
本类最新